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行业新闻
米乐M6·(中国)官方APP下载五一假期“疯狂”的酒店 作者:小编    发布时间:2023-05-05

  米乐M6据悉,五一前夕,遭遇被民宿“毁约”的消费者不少,民宿“毁约”理由更是千奇百怪,如装修、拆迁、倒闭、老板换人。而这背后,真正的原因则是之前的价格太低了,想腾出来以提高3-5倍的价格,重新挂出去卖。

  “今年3月份的时候,我们就计划五一一家三口去厦门探亲,但3月底订酒店的时候发现,五一期间厦门位置好一点的、全季和汉庭这类连锁快捷酒店价格就没有低于800元的。”家住福建三明市的王勇向燃次元说道。

  “而平时,这些酒店的价格在三四百元左右。”翻倍的酒店价格让王勇咋舌,“那时算了一下账,4天的房价,差不多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但伴随着价格纹丝不动,房源却日日减少,到最后看着“低价房仅剩2间”的提示,王勇也不得不咬咬牙付了钱。

  “有朋友五一想来南京玩,问我酒店推荐订什么位置,结果我给推荐的快捷酒店,我自己看到价格后都吓一跳,夫子庙周边的汉庭酒店一晚一千元,谁敢信?还有景区旁边青旅那种八人间房,平时50元左右的一个床位,五一期间竟然能标价两三百元。”倪佳惊讶道。

  节假日酒店价格上涨已是寻常,但有消费者发现,今年五一期间的酒店价格,甚至比2019年还高出不少。

  “2019年五一我去汕头旅游,住的海景房,价格是400多元一晚,这已经是较平日涨价后的价格了。今年再一看,同酒店型价格飙升到了1500多元,太离谱了。”倪佳说道。

  而更离谱的是,快捷酒店价格翻涨至堪比星级酒店。有小红书用户分享道,“重庆五一期间解放碑位置,如家和全家价格接近1400元/晚,而希尔顿只要1700元/晚”。

  携程4月20日发布的《2023年五一假期旅游预测报告》显示,距离假期不到10天,携程平台国内酒店、景区门票、机票订单量均超2019年水平。

  其中,携程大交通市场搜索指数显示, 2023年五一假期的境内机票搜索热度超过2022年同期290%以上,恢复至2019年同期110%。住宿行业的火爆程度更是远超预期,五一假期境内酒店市场搜索热度已达2022年同期9倍以上,相较2019年同期也增长近200%。

  “房间就这么几间,还都不缺客源,在定价上自然也参考了市场供需情况。”在青岛崂山区经营民宿的店长阿健告诉燃次元,五一假期预定目前近乎满员,甚至预约都排到了今年7月,“虽然现在还没进入到五一假期,但已经有游客提前错峰出游,现在民宿的入住率都超过60%。”

  当问到民宿假期期间是否涨价的问题时,阿健的回答是,“这只是正常的价格调节。如果和非节假日的淡季时间相比,我们肯定是对价格进行了调整,但价格都是公开透明且明码标价的,我们不存在欺客宰客的现象。”

  但打工人辛苦调休换来的五天假期,精力和钱包还经不经得住“天价”酒店的洗礼,而五天长假里,打工人得到的是放松和休息,还是另一场疲惫和背刺,尚未可知。

  难得的五一长假,大众都难以按捺想要旅行的心思。从国内游情况来看,截至4月6日,携程的五一假日旅游前瞻发现,国内游订单已追平2019年,同比增长超7倍。

  “自春节长假以来,上半年除了五一仅有清明放一天假。从假期时长来看,五一假期有5天休息时间,如果请5月4、5、6三天假,即可拼成9天超长假期。2月以来消费者积压的旅游需求,有望在五一期间得到释放。国内主要旅游城市和度假旅游目的地都会因此受益。出境游也有望在五一假期迎来小。”携程研究院行业分析师方泽茜表示。

  在北京工作的松子,这个五一,原本是计划和妈妈去沿海城市,多请两天假凑成一周去度个假。山东,成了松子的首选,“我在北京,我妈在河北,山东是离我们最近的沿海城市了。”

  近日火爆的“山东淄博”不在松子的计划表中,“那么多人去,价格涨不涨另说,人那么多,都不知道酒店有没有空房。”松子原计划,是在青岛、烟台和威海这三个城市中挑两个成为此次旅行的目的地。

  恰逢松子闺蜜休年假去山东沿海玩了一周回来,松子想的是直接“抄作业”,但旅行攻略、酒店一通“抄”下来,松子发现,路线和景点都很好,唯独“价格”不友好。

  “我闺蜜是4月初去的青岛和烟台,她住的酒店都在核心景点附近,酒店自然也是我喜欢的。但她那时候预定的房价只有三四百元,但我选择五一入住的时间,就发现价格立涨三四倍。”松子说道。

  “她在烟台住的是金沙滩附近的亚朵酒店,她住的三晚价格,平台券后不到800元,但在五一期间,一晚上价格就要高于这个数。”松子算了一下账,发现如果复制闺蜜在山东的行程安排,且预定同样的酒店,光是酒店这一项就需要多花4000元,“贵了三倍不止。”

  松子原计划的五一游,在思索和盘算后被搁置了,“出一趟门,得花去一个月工资,可能体验还不好。等五一后,再计划出门,游客少点,成本也低点。”

  这头松子刚搁置出游计划,倪佳也前脚劝退了计划五一来南京玩的朋友,“酒店价格太离谱,我都劝我朋友五一后再来南京。”

  今年春节一过完,倪佳就明显感受到,南京的旅游市场进入了旺季,“景点哪哪都是人,商场哪哪都在排队。游客一多起来,酒店价格自然而然水涨船高。”

  后脚,倪佳又劝退了一位计划前去潮汕旅行的朋友,“也不用劝,我就把我2019年去潮汕住的酒店订单,和今年同酒店型价格截图,给对方一发过去,对方就全知晓了。”

  倪佳继续说道,同样是在汕头南澳,一位朋友在今年2月份淡季入住的海景房,价格是280元,但五一期间型显示价格是“1819元”,“所以不是我劝退朋友不出门,而是价格劝退。”

  同样被五一期间酒店价格劝退的,还有打算和同门师兄弟自驾去贵州的若安,“攻略是这周末才做好的,但做好攻略后找景点酒店和民宿,贵阳市区酒店的价格还能接受,但黔东南那一块千户苗寨、乌江寨等景点,周边民宿和客栈要么显示已经订满,要么就是标价过高,实力‘劝客’。”

  距离五一假期还有两周,小崔终于狠下心定了两间超1600元一晚的桔子水晶,“有史以来第一次,订1600元一晚的非(高)星级(豪华)酒店。”

  很久之前,小崔就计划好五一要带家人出门去沿海玩,之前听朋友介绍粤东海景漂亮、当地美食丰富、消费不高等等好处,但当小崔点进朋友推荐的酒店选择五一入住的时间,看到“2000元+”一晚的价格时,小崔连连摇头。

  “那酒店平日也就三四百元的价格,冬天这种超淡季两百多元都能订了。但涨到两千元,而且还是非星级酒店,就蛮离谱的。”最后小崔在对比多个沿海城市价格以及风土人情后,放弃了粤东,决定选择青岛作为五一旅行目的地,并定下了1614元一晚的桔子水晶酒店。

  1614元每晚的价格,在小崔心中依旧是偏高的,但有了此前看的2000元+的酒店铺垫,小崔竟觉得也可以接受,“晚了还怕没有呢。”

  给一家四口在五一安排了北京环球影城游的杨青,则由于酒店价格问题,将住宿地从环球影城大酒店换成了北京国贸区域的酒店。

  “本来想订环球影城大酒店的主题房间,但我看到的时候,要么就是部分房型已经订完,要么就是价格好几千元。好在没提前和孩子说,只好自己打消这念头,在国贸周边订了酒店,节约出来的钱用来租车都绰绰有余。”杨青告诉燃次元。

  对于小崔和杨青来说,接受翻涨的酒店价格,也是不得已之举,毕竟平时要上班,唯有五一假期才能出门。

  “原本我们一家是计划五一期间去日本迪士尼玩的,但是两个孩子的签证都没符合要求,只好在国内选还没去过的环球影城。”杨青表示,“我同事是建议我暑假带孩子来玩的,但是暑假我和我先生都很难抽出一个长假出来,大儿子暑假该为升小学高年级做准备,小儿子也要进行幼小衔接相关教育。所以,这个五一,在我们家算得上是最后一个相对轻松的小长假。”

  于是,尽管酒店价格高企,也预料到了五一假期那几日一定会人挤人,杨青也直言,“自己也是没办法。”

  作为春节以来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小长假,“游客未动,价格先涨”,成了五一旅游市场最写实的画像。

  燃次元通过多个OTA平台搜索发现,全国各地旅游城市的热门景点附近酒店在五一假期均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其中假期前三日的价格涨幅最高,大多价格较平日高出2-3倍,个别甚至涨幅达5倍。

  同程旅行数据显示,截至4月11日,五一假期最受用户关注的国内旅游目的地为北京、成都、重庆、广州、上海、西安、长沙、深圳、杭州、昆明。其中,燃次元以成都春熙路、上海外滩、长沙五一广场等城市商圈附近的商务酒店为例进行搜索,假期前三日价格和假期后一日价格,无不有着数倍差距。

  上海外滩某商务酒店,五一前平日的价格为400元上下,五一期间预订价在前三日均涨至千元以上,其中又以5月1日当天的预订价“1371元”最高。但假期一过,房价走低,5月4日的房价最低仅为281元。

  “市场供需情况是节假日期间定价最主要因素,也基本上谈得上是唯一因素。”曾在酒店行业工作多年的王生告诉燃次元,一般来说,酒店的地理位置、物业条件、服务设施都会影响定价,但由于这些方面都很难在临近节假日之前及时升级和调整,“也就是说硬件就是这套硬件,能变的就是价格了。”

  王生还提到,旅游目的地的酒店顾客主要来源有两个渠道,OTA预定和旅行社,“前者主要是被动被顾客选择,顾客在OTA上面对比价格非常方便;后者的话,这种顾客很难自己选择想住什么样的酒店,所以价格基本就成了旅行社洽谈合作的主要因素。”

  “五一假期那几日都订满了,现在别说价格高了,就算再有多的房间,毫不夸张地说,都能秒空。”阿健的民宿在五一假期也进行了调价,最高那日的房价涨到了平日的三倍,但如阿健所言,供需极度不平衡,再多的房都能订出去。

  与此同时,尽管还没到假期,但阿健最近半个月已经忙得不可开交,“有游客提前出来错峰出游,负责接待的同时,还得为接下来客满的那一周做好一些准备工作,起码不能让游客花了这么多钱还体验不好。”阿健所说的“多花钱”,指的便是“市场调节”上涨的价格。

  “市场调节”这个度,又该如何把握呢?多年从业者王生直言,“之前没听说过酒店价格定价有相关规定。”

  从法律层面来看,亦是如此。法律行业从业者韩清表示,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价格法》《明码标价和禁止价格欺诈规定》等法律法规,规定的价格有政府定价、指导价、市场调节价、自主定价几种,“酒店实行的是市场调节价,只要明码标价,不价外加价就不涉嫌违法违规。”

  如近日火出圈的淄博。4月22日,淄博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发文明确,2023年五一假期前后,在全市范围内对宾馆酒店客房价格实行涨价幅度控制措施。按3月1日-3月31日宾馆酒店各类型客房平均实际成交价格(包含线上、线下所有实际交易结算金额),上浮超过50%的,按哄抬价格行为予以查处。

  来源/携程APP,燃次元截图(左)快捷酒店价格翻涨(右)图/五一期间重庆解放碑区域快捷酒店和希尔顿酒店价格(左)

  “根据市场供需进行价格调节属于市场经济产物,酒店涨价同属此范畴。换言之,只要控制在合理的范围内都是法律所允许的。”韩清进一步表示,“合理”和“红线”,其实目前还没很确切的规定,“只能说,只要酒店明码标价且没发生额外收费或欺客瞒客的情况,涨价都是所允许的。”

  酒店涨价,实则也是有“度”的。“调节的度基本是根据往年同期、周边同行这两个因素作为参考调节。”王生告诉燃次元,价格调整的具体金额一般并不是提前计划好的,而是根据实时预定量和周边酒店的价格进行实时调整,比如说预定量上来了就要赶紧涨涨价,长时间没人预定就要降价,以确保收益最大化。

  “我们之前门店每20分钟调整一次价格的情况也是存在的,主要是依赖于酒店经营者的经验和数据敏感程度而定。”王生补充到。

  “其实五一小长假,无论在哪年都是旺季,只不过早几年,因为疫情原因,游客少了,我们为了保收益进行了折扣低价揽客,但平日淡季的低价不等同于我们的日常标价。”阿健还表示,五一期间,除了供需失衡,价格调整外,用工成本也有上浮,涨价其实是可控范围内,“其实我们都没指望这一个小长假赚回过去三年亏的钱。”

  对于近日网络热议的“五一民宿现涨价毁约潮”,阿健直言“没格局”,“为了眼前这点蝇头小利,得不偿失。五一订房供不应求就是行业有序恢复的一个缩影,给游客留些好印象,生意也能做得更长远。”

  人民网也对“五一民宿毁约”一事发表评论,事实一再证明,缺乏契约精神,迟早凉凉。吃相太难看,后果必然难堪;善待游客,才有真正“钱途”。于此而言,民宿别再玩“回旋镖”的游戏,否则,最终受伤的必是自己。

  五一假期爆火,是旅游消费复苏的缩影,也折射了大众渴望外出休闲放松的需求,酒店价格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整,或许也有据可依。只是过高的涨幅,打工人得到的是休息与放松,还是肉疼与背刺,也许只有打工人自己衡量。